最新动态

诺尔律师事务所上市公司并购报告 2017年上半年度德国上市公司并购市场

市场发展 相比往年,成交数量、交易活动增加 成交额持续集中于少部分交易 相比2016年上半年,并购溢价略减   要约量与要约额 如下图所示,2017年上半年度,依据德国证券交易法(“WpÜG”),德国联邦金融监督管理局(“BaFin”)批准了11个公开收购要约,总市值为103亿欧元(2016年上半年度:286亿欧元)[1],其中包括九个并购要约和两个退市要约,没有强制要约和股权收购要约。与前几年相比, 2017年上半年度公开并购市场的交易数量上有所增加。 要约额分配不均匀 总体来说,公开并购市场的特点是成交额在交易项目上的分配不均衡:少数目标公司的市值非常高,但其他多数目标公司的市场价值相对较低。 2017年上半年度,四家目标公司(共十家)占全部目标公司总市值的96.2%(按要约价格计算)1),如右图所示。 2016年上半年,三家目标公司(共六家)的市场份额同样不均衡,占总市值的99.4%(主要由于仅德国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的合并项目的市值(按发行价格计算)就有221亿欧元之高) ...

市场发展

  • 相比往年,成交数量、交易活动增加
  • 成交额持续集中于少部分交易
  • 相比2016年上半年,并购溢价略减

 

要约量与要约额

如下图所示,2017年上半年度,依据德国证券交易法(“WpÜG”),德国联邦金融监督管理局(“BaFin”)批准了11个公开收购要约,总市值为103亿欧元(2016年上半年度:286亿欧元)[1],其中包括九个并购要约和两个退市要约,没有强制要约和股权收购要约。与前几年相比, 2017年上半年度公开并购市场的交易数量上有所增加。

要约额分配不均匀

总体来说,公开并购市场的特点是成交额在交易项目上的分配不均衡:少数目标公司的市值非常高,但其他多数目标公司的市场价值相对较低。

2017年上半年度,四家目标公司(共十家)占全部目标公司总市值的96.2%(按要约价格计算)1),如右图所示。 2016年上半年,三家目标公司(共六家)的市场份额同样不均衡,占总市值的99.4%(主要由于仅德国证券交易所与伦敦证券交易所的合并项目的市值(按发行价格计算)就有221亿欧元之高)

 

并购溢价

与2016年上半年度相比, 并购溢价有所下降,平均并购溢价是全部目标公司3个月成交量加权平均价的21.08% (2016年上半年度: 23.96%[2]).

 

下图描述了不同等级并购溢价的具体情况

 

由图可见,总体来说,拥有10%-30%并购溢价的要约数量低于此范围以外的要约数量。并且,在较低的两个范畴的要约是最有可能不以立即最大化地收购股份为目标的。如果准备进行上述收购,那么并购溢价就趋于重要,在很多情况下,会超过20%。

市场趋势

总体上,2017年上半年,德国市场显现出以下特点:

  • 欧盟以外的外国投资者所占全部要约的比例(27.27%)低于2016年上半年度(50.00%)。
  • 退市要约占全部公开并购要约数量的18.18%,并正在成为德国公开并购市场的既定现象。
  • 通过特殊的方式进行交易:由于缺少一项先决条件,普发真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Pfeiffer Vacuum Technology AG)的并购要约被取消了。但是就在取消决定发布的两周后,要约方以更高的价格发出了第二次要约。

对外贸易法规

很难确定,2017年上半年,由外国投资者发起并公开了的公开并购要约数量较少,是否可以归因于政治环境。至少依据我们对市场的认知,准备向上市公司发出要约的国际投资者对德国对外贸易法(Außenwirtschaftsrecht)的限制更加感兴趣。根据上述限制规定,为了公共秩序或者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国家安全,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很可以禁止欧盟联盟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以外国家的投资者获得超过25%投票权的公司的股权交易。无论目标企业涉及何种行业,上述规定普遍适用;对于特定行业(例如国防、信息技术安全),经济部的权力将更大。买家(要约方)有权向联邦经济和能源部申请无疑义证明。

对于禁止上市公司并购要约的风险意识增强,是因为最近发生的爱思强(Aixtron)、库卡(KUKA)和欧司朗(Osram)并购案及其引发的对禁止上市公司并购要约的讨论。在爱思强(Aixtron)的并购案中,无疑义许可最初被通过,但之后又被撤销。根据针对由终极股东所控制的要约方发布的近期要约文件的审查,发现部分要约人在要约公开之前就申请获得无疑义许可;另一部分要约人并没有这么做。然而,最近投资者认为,获得无疑义许可的行政程序变得更加繁冗而复杂。(关于德国法规近况与预期修订的分析,请参考由诺尔律师事务所对外贸易法专家Bärbel Sachs和Johannes Schäffer所著文章

 

退市要约

2017年上半年度有另两项退市要约项目(占本半年度全部公开并购要约数量的18.18%)。通过修改德国证券交易所法案(Börsengesetz),2015年11月允许退市要约。在此之前,上市公司可以退出德国证券交易所所监管的市场,但是股东没有权利卖出股票。这个做法是基于德意志联邦法院2013年10月的判决,它推翻了自己过去限制严格的判决。

根据新法,除一些例外情况(次级上市)外,证券交易所只允许公司在欧盟监管市场退市的申请,前提是要针对所有股东提出退市要约。一般来说,退市要约按照德国证券交易法(“WpÜG”)的规定进行。然而,在某些方面,有些规定已被修改,主要是最低要约价格应当与要约决定发布前6个月内国内加权平均股价相同。相比之下,德国证券交易法(“WpÜG”)的强制收购要约的相关期限为3个月。

新制度下,第一个公开发布并完成的退市要约是2016年7月Lone Star投资基金对ISARIA Wohnbau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发出的(关于诺尔律师事务所在此次交易中作为顾问的详细情况,请参考链接);在此之后,又完成了4个除牌要约。基于这样的经验基础,针对退市要约的典型特点进行首次评论:

  • 我们认为,只有在目标公司董事会的支持下,才会做出退市要约;也只有目标公司(而非要约方)才能申请退市。
  • 然而,目前大多数情况下,退市要约一般由目标公司已经持有控制权的股东(要约方持有的包括投票权的平均股份为50.99%)决定做出。德国联邦金融监督管理局(“BaFin”)法律上认可将退市要约与公开并购要约(为收购超过30%控制权的要约)合并在一起提出。对于参与目标公司经营并计划让公司退市的要约方来说,这样的合并有意义;因为在退市后,将持有非上市以及有流动性的股权可能会额外激励目标公司股东接受并购要约。
  • 在目标公司向证券交易所申请退市之前,要约方必须公开发布收购要约。为了确保要约获得目标公司的支持,要约方应与目标公司签署退市协议。依据这些协议(5个退市要约案例中,有3个签署了此类协议),目标公司同意申请退市并支持退市程序。
  • 退市合同通常在要约方发布要约决定之前签订。这意味着目标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必须事先及时就退市做出决议(包括退市要约条款和要约价格),即使在这个时候要约文件还没有准备完备用以审查(至少不是最终版本)。在某些情况下,此种提前决议有利于目标公司,与目标公司董事会与监事会的职责相一致。但是,如果他们希望有公允意见支持他们的要约价格声明,那么必须在此阶段具备此类意见(至少是最终草案)。

通过设定要约条件来保护要约方

潜在要约方经常询问如何保护自己免受目标公司防御措施的损害(例如:增资或分发高额股利)。其中一种方法就是双方签订企业并购协议,确定目标公司会支持并购要约相关事项的进行。然而,如果无法达成这样的协议,唯一让要约方免受防御措施侵害的方法就是将要约的完成作为先决条件,写入公开并购要约。

原则上,德国证券交易法(“WpÜG”)允许附条件要约,这些条件是不能由要约方、要约方的一致行动人或要约方的关联公司及其顾问等单方面完成的。关于强制要约和退市要约,会适用更严格的规定:除非法律规定(例如:反垄断审查),禁止在要约中附加条件。如果要约附带有附加条件,那么必须有客观准确且不受要约方影响的评价方法,来判断这些条件是否满足。实践中,如果此种评价方法需要专业判断(例如,目标公司财务状况),德国联邦金融监督管理局(“BaFin”)同意要求独立第三方(审计事务所)对附加条件满足与否做出判断。

决定采用何种附加条件,并用适当的文字准确描述相关条件,是一项有难度的任务,尤其是涉及目标公司防御措施时。要约方面临两项风险:

–               如果附加条件在目标公司控制范围内,且措辞过于宽泛(例如:目标公司不能增资),那么目标公司就能够阻止要约的完成(通过增加极少量的法定资本,来阻止要约的完成)。德国联邦金融监督管理局(“BaFin”)最近明确了此问题(但有评论家提出异议),如果公开并购要约的附加条件已被确认“未被满足”,那么要约人无权取消此附加条件,并且要约人也不能通过其他可能存在的方式完成交割。

–               另一方面,如果附加条件的范围过于狭窄(例如:增资不能超过某个阈值),那么对于目标公司来说,就难以阻止要约了。然而,即使目标公司采取某些不利措施(例如:增资低于某个阈值),要约也对要约人具有约束性。

要约文件应附加何种条件且如何措辞,一方面取决于要约方的目的和风险评判程度,另一方面取决于对目标公司防御措施成功的可能性的评估



[1]不包括向普发真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Pfeiffer Vacuum Technology AG)股东发出的未完成的初次收购要约

[2]不包括未被德国联邦金融监督管理局用来决定三个月成交量加权平均价的相关目标公司的要约

诺尔协助上海电气集团成功进军航空业

诺尔律师事务所协助上海电气集团成功收购德国Broetje Automation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综合性装备制造业集团,上海电气集团斥资约1.735亿欧元从德国参股股份公司(DBAG)、作为小股东的机械和设备制造商Dürr及其他共同投资者手中购得该企业集团。 总部设在Rastede的Broetje集团是航空工业领域的战略领军供应商,该集团集研发与生产于一体,专业生产用于飞机制造的铆接机械和设备,提供成套的整机解决方案。  中国上市公司上海电气集团(2014年营业额达115亿美元,拥有近27,000名员工)业务涵盖可再生能源、工业设备及相关服务等领域,并与众多德国知名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如西门子、KSB和Manz。这一战略性收购将力促两家公司飞机自动化生产的销售和研发,扩大协同效应,实现互利共赢。 上海电气集团并购交易由诺尔律师事务所慕尼黑办公室合伙人、公司和并购业务组联席负责人Florian Becker博士领导的专业团队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诺尔中国事务部以其在协助中国企业和投资者进军德国和欧盟市场的丰富实战经验成为该领域内欧洲顶尖律师事务所之一。诺...

诺尔律师事务所协助上海电气集团成功收购德国Broetje Automation集团。作为中国最大的综合性装备制造业集团,上海电气集团斥资约1.735亿欧元从德国参股股份公司(DBAG)、作为小股东的机械和设备制造商Dürr及其他共同投资者手中购得该企业集团。

总部设在Rastede的Broetje集团是航空工业领域的战略领军供应商,该集团集研发与生产于一体,专业生产用于飞机制造的铆接机械和设备,提供成套的整机解决方案。 

中国上市公司上海电气集团(2014年营业额达115亿美元,拥有近27,000名员工)业务涵盖可再生能源、工业设备及相关服务等领域,并与众多德国知名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如西门子、KSB和Manz。这一战略性收购将力促两家公司飞机自动化生产的销售和研发,扩大协同效应,实现互利共赢。

上海电气集团并购交易由诺尔律师事务所慕尼黑办公室合伙人、公司和并购业务组联席负责人Florian Becker博士领导的专业团队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诺尔中国事务部以其在协助中国企业和投资者进军德国和欧盟市场的丰富实战经验成为该领域内欧洲顶尖律师事务所之一。诺尔不久前刚刚协助沈阳蓝英工业自动化装备股份有限公司(SBS)成功收购德国Dürr集团Ecoclean公司(Dürr Ecoclean),并于今年年初协助珠江钢琴集团成功收购德国传统钢琴生产商舒密尔集团。

上海电气集团法律顾问: 诺尔律师事务所

项目组合伙人:Florian Becker 博士(项目负责人、公司法/并购)、赵辉(公司法/并购、法兰克福)、Kathrin Westermann博士、Fabian Badtke 博士(反垄断法、柏林)、 Christoph Rieken博士(知识产权法、慕尼黑)、Bärbel Sachs博士(监管、柏林)、Wolfgang Schelling博士(劳动法、慕尼黑)、Martin Ahlhaus (公法、慕尼黑)、Marco Winterer (房地产、慕尼黑)、Stefan Weber (监管、莫斯科)

项目组律师: 朱轶凡博士(公司法/并购、法兰克福)、Artem Kara (反垄断法、莫斯科)、 Manuela Kirchner (商业、慕尼黑)、 Katharina Luther (公法、慕尼黑)、Daniel Müller博士、 Hans-Christian Mick (融资、法兰克福))、Stephan Vielmeier 博士(劳动法、慕尼黑)、Janina Voogd (知识产权法、慕尼黑)、Dominik Zweigler (劳动法、法兰克福)、Sebastian Wrobel (反垄断法、柏林)

诺尔协助中国珠江集团与舒密尔钢琴达成战略合作

德国诺尔商业律师事务所协助全球最大钢琴制造商中国珠江钢琴集团与德国传统钢琴生产商舒密尔钢琴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诺尔中国事务部团队为本次交易的买方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珠江集团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 珠江钢琴每年生产约130,000台三角琴与钢琴,属于中国市场上的领军企业并且拥有国内最大最高效的销售网络。新的战略合作伙伴舒密尔属于欧洲高档钢琴与三角琴的领先品牌,年均生产量为2,500台乐器,为欧洲最大钢琴生产商。由于具体合作商业活动实施还需要中国政府审批,双方对相关细节暂行保密。 诺尔公司和并购业务组联席负责人Florian Becker博士表示:“这个项目再次彰显了我们中国业务越来越稳固的市场地位”。由法兰克福办公室合伙人Till Kosche博士与赵辉律师领导的诺尔中国组专门为中国企业与投资商在欧洲的经营与投资活动提供咨询。中国组的客户包括中国国有企业全球最大的能源集团国家电网。该团队去年还协助了中国三诺生物竞标德国拜尔股份公司旗下的糖尿病检测仪器业务,协助了一名中国投资商收购了光伏企业Energiebau Solar Power,并协助上市公司中...

德国诺尔商业律师事务所协助全球最大钢琴制造商中国珠江钢琴集团与德国传统钢琴生产商舒密尔钢琴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诺尔中国事务部团队为本次交易的买方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的珠江集团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

珠江钢琴每年生产约130,000台三角琴与钢琴,属于中国市场上的领军企业并且拥有国内最大最高效的销售网络。新的战略合作伙伴舒密尔属于欧洲高档钢琴与三角琴的领先品牌,年均生产量为2,500台乐器,为欧洲最大钢琴生产商。由于具体合作商业活动实施还需要中国政府审批,双方对相关细节暂行保密。

诺尔公司和并购业务组联席负责人Florian Becker博士表示:“这个项目再次彰显了我们中国业务越来越稳固的市场地位”。由法兰克福办公室合伙人Till Kosche博士与赵辉律师领导的诺尔中国组专门为中国企业与投资商在欧洲的经营与投资活动提供咨询。中国组的客户包括中国国有企业全球最大的能源集团国家电网。该团队去年还协助了中国三诺生物竞标德国拜尔股份公司旗下的糖尿病检测仪器业务,协助了一名中国投资商收购了光伏企业Energiebau Solar Power,并协助上市公司中国消防企业集团收购了全球最大消防车辆与消防器材制造商之一的Albert Ziegler集团。此外,诺尔中国业务组还为全球领先牙科实验室现代牙科集团在香港证交所的上市提供了德国法下的全面咨询。

珠江钢琴集团法律顾问: 诺尔律师事务所

项目组合伙人:Florian Becker博士(并购、慕尼黑、项目负责人), 赵辉(并购、法兰克福), Alexander Jänicke 博士(不动产、法兰克福), Katrin Gänsler(税务、法兰克福), Christoph Rieken 博士(知识产权、慕尼黑), Stefan Schwab (劳动法、柏林), Arkadiusz Ruminski (并购、华沙), Michael Reiling博士(商业、慕尼黑)

项目组律师: 朱轶凡(并购、法兰克福),李昂(并购、法兰克福), Jasmin Wagner(公司法、慕尼黑), Janina Voogd (知识产权、慕尼黑), Pawel Radek (劳动法、华沙), Irena Sobczak(并购、华沙)

诺尔律师事务所为现代牙科集团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首次公开募股提供法律咨询

商业律师事务所诺尔协助全球领先牙科器材供应商在香港联交所成功实现首次公开募股,该所中国事务部为此项目所涉及的全部德国法问题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 现代牙科集团1986年在香港成立,在西欧、澳洲、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为假牙器材市场领军企业,旗下拥有几千名员工,全球有超过15个实验室,德国实验室在现代牙科欧洲公司名下。 诺尔中国事务部由法兰克福办公室Till Kosche博士和赵辉律师负责,为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和经营活动提供咨询,客户包括全球能源行业最大的企业之一中国国有企业国家电网集团。过去几个月期间,诺尔团队还为一家中国投资者收购太阳能行业的Energiebau Solar Power和中国消防企业集团参股全球最大的防火专用车辆和防火器材制造商之一Albert Ziegler集团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 现代牙科集团法律顾问:诺尔律师事务所 Laurenz Wieneke 博士和赵辉律师(项目负责人、资本市场法);Maximilian Uibeleisen博士(政府监管);团队成员:Jan Dinter博士(政府监管)、Martin Gliewe律师(劳动法)、Dominik Klo...

商业律师事务所诺尔协助全球领先牙科器材供应商在香港联交所成功实现首次公开募股,该所中国事务部为此项目所涉及的全部德国法问题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

现代牙科集团1986年在香港成立,在西欧、澳洲、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为假牙器材市场领军企业,旗下拥有几千名员工,全球有超过15个实验室,德国实验室在现代牙科欧洲公司名下。

诺尔中国事务部由法兰克福办公室Till Kosche博士和赵辉律师负责,为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和经营活动提供咨询,客户包括全球能源行业最大的企业之一中国国有企业国家电网集团。过去几个月期间,诺尔团队还为一家中国投资者收购太阳能行业的Energiebau Solar Power和中国消防企业集团参股全球最大的防火专用车辆和防火器材制造商之一Albert Ziegler集团提供了全面法律咨询。

现代牙科集团法律顾问:诺尔律师事务所

Laurenz Wieneke 博士和赵辉律师(项目负责人、资本市场法);Maximilian Uibeleisen博士(政府监管);团队成员:Jan Dinter博士(政府监管)、Martin Gliewe律师(劳动法)、Dominik Kloka博士、Christian Ruf博士(资本市场法)、Eva Wille律师(信息技术法),以上律师均在法兰克福

中国投资者在德国市场上的公开收购

过去几年里,中国投资者在德国上市公司收购市场上越来越活跃。在不久前刚刚出版的一本法律实务专著中,诺尔律师事务所股份公司与资本市场法领域内的两位专家Laurenz Wieneke博士与Stephan Schulz博士特别对2011至2013年期间中国投资者参与的上市公司股权收购交易的法律架构加以梳理和分析。

过去几年里,中国投资者在德国上市公司收购市场上越来越活跃。在不久前刚刚出版的一本法律实务专著中,诺尔律师事务所股份公司与资本市场法领域内的两位专家Laurenz Wieneke博士与Stephan Schulz博士特别对2011至2013年期间中国投资者参与的上市公司股权收购交易的法律架构加以梳理和分析。调研结果总体来看比较乐观:据Stephan Schulz博士介绍,“参与德国上市公司股权收购项目的中国投资人均为拥有强大资金实力的战略投资者。中国投资者入主德国上市公司的行为截至目前还从未遭到过目标公司管理层的抵制(即不存在所谓的“恶意收购”情形)”。

对有意收购德国上市公司股权的中资公司而言,其有必要事先了解一下德国股份公司与资本市场法方面的相关规定。Laurenz Wieneke博士就此表示:“德国股份公司与资本市场法渗透在从交易准备到谈判、实施直至交割后整合等各个交易环节当中,与非公开上市收购之间存在重大差别”。

在诸多法律法规中,对公开收购具有重要意义的即是德国《证券取得与收购法》(Wertpapiererwerbs- und Übernahmegesetz – WpÜG)中的要约收购程序规定。相关规定要求,任何计划取得目标公司至少30%表决权或已取得对目标公司控制权的投资人均有义务向目标公司全体股东发出自愿收购要约(freiwilliges Übernahmeangebot)或强制收购要约(Pflichtangebot)。要约本身则应当符合法定最低要约收购价格方面的规定,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在此负有审查监管义务。包含要约详尽细节在内的要约收购文件在公开披露前需要获得联邦金融监管局的批准。

下文介绍的上市公司收购交易中的几点特殊规则可能对中国投资人具有重要意义:

  • 要约方无法通过与大股东签订股份购买协议或通过发出自愿/强制收购要约的方式取得目标公司的全部股份。因此,如果要约方计划取得目标公司100%的股份,事先在设计交易结构时就应考虑如何在并购后将目标公司小股东排挤出去(所谓的“Squeeze-out”)。在此情形下,建议要约方公司最好采用(德国)股份有限公司(Aktiengesellschaft - AG)或欧洲股份有限公司(societas europeae – SE)的形式。因为采用上述两种组织形式的要约方仅需在对目标公司持股比例达到90%时即可排挤小股东,而采用其他任何组织形式的要约方则需在持股比例达到95%时方可实施挤出方案。
  • 在上市公司收购前要约方对目标公司展开尽职调查是可行和通常的做法。然而,具有出售意愿的目标公司的股东一般无权获得相关必要信息,所以要约方不得不直接求助于目标公司。根据德国《股份法》的规定,目标公司的执行董事应维护公司利益且不受任何指示约束,因此没有必须同意要约方开展尽职调查之义务。但如经过判断,计划的交易符合公司利益且所披露信息的保密性得以保障,则管理层一般均会对此表示同意。

  • 要约方须对资本市场法方面的诸多公示/披露义务予以关注。例如,若要约方通过签订股份收购协议或(目标公司股东作出的)不可撤销接受收购要约声明(Irrevocable Undertakings)而预计获取目标公司5%以上的表决权股份时,相关协议或声明需要予以披露。但此类披露可能会在证券市场上引发有关并购交易的猜想,从而会影响目标公司股价走向并进而推高要约方在收购要约中给出的法定最低收购对价(相关内容详见下文)。这一加重收购方收购成本的不利影响可以通过发出所谓的豁免式自愿收购要约(befreiendes Übernahmeangebot)并同时签订股份购买协议的方式来加以避免。当然,股份购买协议的签订、披露义务的履行以及收购要约的发出几个环节需要在时间顺序上紧密衔接,从而确保交易顺利、高效进行。

  • 投资人在自愿或强制要约收购模式下提供给目标公司股东的最低收购对价受其在承诺期前、期间及期后所实施的场内及场外股份收购交易的影响。最低收购对价的确定主要是以披露作出要约收购决定(在自愿要约收购模式下)或以披露取得控制权(在强制要约收购模式下)前三个月内目标公司在德国境内证券市场上的加权平均股价为计算基础。除此之外,股权预先取得、平行取得及后续取得行为均会对要约收购价产生影响或是引发后续补偿支付义务:
    • 要约收购价应至少等同于要约方在要约文件披露前六个月内因购买目标公司股份而支付或约定支付的最高买价(即所谓的“预先取得”- Vorerwerbe)。
    • 如要约方在要约文件披露后至承诺期届满后最终披露作出前以高于要约价的购买价取得目标公司股份,则要约方有义务提高原支付给目标公司股东的要约收购价,提升幅度为两者之间的差价(即所谓的“平行取得”- Parallelerwerbe)。
    • 如要约方自承诺期届满最终披露作出后一年内以高于要约价(或高于因平行取得而调整后的要约价)的价格通过场外交易形式取得目标公司股份,则应以现金形式将两者之间的差价弥补给那些已接受要约的目标公司股东(即所谓的“后续取得”- Nacherwerbe),但要约方以场内交易形式通过高价购得股份的行为对原要约价不产生任何影响。

  • 要约方需要制定并公开要约文件,该文件应使目标公司股东获得与要约及要约方有关的一切必要信息。实践中就要约文件的具体内容和编写格式已逐渐形成一定的市场标准可供参照。然而,要约文件中需要处理的以下几点事项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给中国投资人造成一定阻碍:
    • 要约方须在要约文件中全面披露其“一致行动人”。一致行动人指一切控制要约方的法人/自然人及其旗下子公司。在某一调研案例中,这一要求曾导致作为要约方的某一国有间接控制的中资企业不得不在要约文件中披露由中国政府控制的全部企业。在此情形下,要约文件内容的覆盖面将会变得十分宽泛。
    • 另外,要约文件还须描述要约收购成功后对要约方或(如要约方隶属于某一集团,则对)其集团的资产情况、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所带来的预期影响。这一要求将会给要约方的财务工作造成负担,特别是当目标公司(《国际财务报告准则》- IFRS)和要约方集团(《中国企业会计准则》- China GAAP)分别采用不同的财务报告准则时。
    • 要约方最晚应在联邦金融监管局审批要约文件时提供一份由一家(德国境内或来自欧盟其他成员国的)独立证券服务机构所出具的融资确认函。出具此函的机构(一般为银行)须确认要约方已采取了必要的筹资举措以确保其在要约结算时(Settlement)拥有全面履行该要约所需的必要资金。融资确认函所覆盖的金额应与要约方取得不受其持有的目标公司全部股份所需支付的款项相吻合(假设要约承诺比率为100%)。在实务中,银行通常要求将开具融资确认函所需的资金单独存放在一个特别账户中。此外,如果银行与要约方之间签订有贷款协议且贷款支付的履约条件已获得保障,则银行也有义务出具融资确认函。

  • 无论是在法律还是实务层面均无法(以目标公司向投资人提供贷款或担保的方式)利用目标公司的财务资源来实现对收购要约的融资。这一结论主要源自德国《股份法》第71a条的禁止(目标公司)提供融资支持用于公司股份收购及前文已提及的该法第76条所述之德国股份公司董事会的独立性规定。

有关中国投资者公开收购德国上市公司时所面对的法律问题的详尽分析请参见Wieneke博士与Schulz博士所共同撰写的《中国投资者在取得德国上市公司控制权过程中所面临的交易架构问题》一文。该文章被收录在由卜元石教授编纂并于2014年出版发行的《中国对德投资 – 法律框架、案例及分析》一书中(第109-140页)。如果您对本文有任何问题或想了解进一步信息,请与两位作者Stephan Schulz博士及Laurenz Wieneke博士联系。

本文并非对个案出具专业法律意见,而仅作一般信息参考之用。相关信息以现行法律法规为基础并不会被定期更新。

北京 VS 上海:贸仲委仲裁管辖权争端的终结?

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简称“贸仲委”)负责中国境内的国内和国际仲裁程序,是中国主要的国家级仲裁机构。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国内仲裁裁决的承认以其仲裁程序事先在国家认可的仲裁机构进行为前提。至2012年,受国家承认的贸仲机构除总部北京外有上海、深圳、天津以及重庆分会。

总部位于北京的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简称“贸仲委”)负责中国境内的国内和国际仲裁程序,是中国主要的国家级仲裁机构。根据中国法律规定,国内仲裁裁决的承认以其仲裁程序事先在国家认可的仲裁机构进行为前提。至2012年,受国家承认的贸仲机构除总部北京外有上海、深圳、天津以及重庆分会。

随着修改后的贸仲委仲裁规则于2012年5月1日生效(有关2012和2015年两次修订贸仲委仲裁规则的介绍请点击本所Newsletter以及Newsrubrik),贸仲北京总部和其上海、深圳分会的矛盾愈演愈烈。贸仲委首先暂停上海、深圳分会的资格并宣布其不再有权立案和管理仲裁程序。随后在2013年1月,上海、深圳分会宣布独立,为此他们颁布了自己的仲裁规则并起草了仲裁条款范本。这两个曾经的贸仲委分会分别更名为上海国际仲裁中心(又名“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SHIAC”)和深圳国际仲裁院(又名“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SCIA”)。

贸仲委的这一撤除授权决定使管辖权归属以及上海和深圳这两家仲裁机构已经和即将作出的仲裁裁决的效力变得不明确起来。而苏州中院随后的判决又再次强化了这种不明确性。法院以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无管辖权为由拒绝认可和执行其作出的仲裁裁决。为解决贸仲委与其分会之间的管辖权争议、统一裁判尺度,最高人民法院于2013年9月4日以通知形式发布相关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正确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该通知要求,如贸仲委与其原上海和深圳分会之间的管辖权争议涉及到仲裁协议的效力、仲裁裁决的撤销或执行问题时,相关争议所涉之案件需要上报到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两家中级人民法院于近期——2014年12月31日和2015年1月6日——作出的裁决使上述仲裁管辖权问题目前得到进一步澄清: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首先于2014年12月31日作出((2012)沪二中民认(仲协)字第5号)裁定,查明并认定: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SHIAC)是经过相关主管机关(上海市司法局、上海市人民政府及上海市机构编制委员会)批准设立的独立仲裁机构,因而有权依照相应的仲裁规则审理解决仲裁纠纷。处于争议当中的仲裁程序以“旧”仲裁条款即“贸仲委上海分会有权处理合同纠纷”之约定为依托。虽然先前已向贸仲委提起仲裁申请,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有关确认贸仲委无管辖权的诉讼主张表示支持并进而裁定认可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的管辖权。

在接下来的由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的法律争端中,法庭在2015年1月6日的裁定中((2013)深中法涉外仲字第133号)同样否定了贸仲委的管辖权,确认先前的贸仲委深圳分会暨现在的深圳国际仲裁院(SCIA)对争议案件享有管辖权。法庭认为深圳国际仲裁院是在广东省司法厅注册设立的合法仲裁机构,其对争议案件的管辖权以先前有关“贸仲委华南分会为仲裁管辖地”的仲裁约定为基础。

这两项最新法院裁决至少为那些在上海/深圳国际仲裁委员会独立前所达成的、约定贸仲委上海/深圳分会为管辖机构的仲裁协议带来更多的确定性。不同于先前判决的是,这两项裁决并不否认原仲裁协议的有效性。他们确认了更名后的上海和深圳国际仲裁委员会对国内及国际仲裁程序享有管辖权。但其他中国法院在仲裁管辖权争端中将如何裁判,我们仍需拭目以待。在上海和深圳国际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的国际强制执行中这个问题将会起到重要作用。

如果您需要了解更多的有关国内或国际仲裁程序的信息(含中国在内)欢迎您随时联系我们!

如对此有任何问题,请随时联系Jennifer Bryant博士

实务领域:诉讼、仲裁与非诉争端解决

2012年1月9日— 诺尔律师事务所入选Who’s Who Legal德国律所十强

在全球知名的法律排名机构Who’s Who Legal的本年度评选中
在全球知名的法律排名机构Who’s Who Legal的本年度评选中,诺尔律师事务所名列第8位:该机构首次单列了德国法律市场的排名。诺尔来自11个不同业务领域的15位律师均榜上有名并在其各自领域遥遥领先。凭借19项提名,诺尔得以在德国律所中占据第8名的席位。与其实力相当的竞争者为CMS德和信(21项提名)、Linklaters年利达和Hogan Lovells霍金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分别多了3项提名)。 其中,诺尔在“竞争”和“环境”领域分别获得3项提名;在“特许经营”、“保险”、“诉讼”和“产品责任”领域分别获得2项提名;在“公司治理”、“互联网”、“劳动法”、“政府采购”和“房地产”领域各有1位合伙人被提名。另外,在“2012德国名录”中,“并购”领域的合伙人律师Alexander Ritvay也榜上有名。 自1996年起,Who’s Who Legal就按照31个不同的执业领域对全球逾100个国家和地区的杰出律师排名,评选标准着重在于对职业道德和专业胜任能力的综合考量。Who’s Who Legal会事先进行预选,然后根据一定数量的其他顶尖律所的高级顾问和律师的反馈意见给出最终的独立评选结果。由法律商业研究(Law Business Research)杂志出版的Who’s Who Legal名录得到了国际律师协会(IBA)和美国律师协会(ABA)的大力支持。

2012年7月11日稿 诺尔继续扩大其在企业并购领域的领先地位

国际律师事务所诺尔继续巩固了其在德国企业并购行业的地位:
国际律师事务所诺尔继续巩固了其在德国企业并购行业的地位:诺尔夺得上半年企业并购交易数量及交易金额两个排行榜的第四名位置。 在本年度的头六个月中,诺尔在总价值76亿欧元的17个交易项目中提供法律咨询服务。相比之下,在2011年的上半年,诺尔还排在交易数量排行榜的第六位。 诺尔企业法部门的联合主管Thomas Schulz博士谈到:"尽管德国企业对企业并购普遍持谨慎的态度,但诺尔依然能在困难的业务环境中作到逆流而上"。特别是在大宗企业并购案中诺尔取得了进步。Schulz博士说到:"在困境企业并购领域及国际来德投资的项目中,我们再次展示了我们超常的能力"。 在2012年的上半年,诺尔主要为来自中国的机械制造企业徐工集团在收购施维英多数股权的的项目中、为科技企业安德里茨在求购Schuler持股公司所持有的上市企业Schuler机械制造38.5%的股份的事务中、为Q-Cells在出售其下属企业Solibro给中国的汉能集团的项目中以及为TAG不动产公司在其购买DKB不动产的事务中提供咨询服务。

2012年10月2日 – 英国法律大奖:诺尔被再度提名为“欧洲年度最佳律所”

本年度诺尔律师事务所再度被英国著名行业杂志“法律周刊”提名为“欧洲年度最佳律所”,
本年度诺尔律师事务所再度被英国著名行业杂志“法律周刊”提名为“欧洲年度最佳律所”,从而在该项以争夺“业绩、卓越和创新”而著称的国际评选中作为唯一一家德资律所脱颖而出。通过本次竞选,评审团在综合考量创新力度、战略视野、市场占有率及业绩增长率的前提下实至名归地将诺尔纳入此项在英国本土广受瞩目的大奖评选并将其列为欧陆最为出色的律师事务所之一。 诺尔在本年度还参与了德国著名法律行业杂志“JUVE”的各项评选并荣获五项大奖提名;同时参与了“律师”杂志欧洲大奖的遴选,现阶段已进入最终一轮,将角逐“德国年度最佳律所”称号。以上两个大奖将于10月25日分别在法兰克福和摩纳哥揭晓。今年,诺尔已成功杀进八项重要奖项评选的最终角逐,史上最佳。 其他被提名的欧陆律所包括:爱尔兰的A&L Goodbody、乌克兰的Asters 、西班牙的Garrigues(去年冠军得主)、Gomez-Acebo & Pombo和Perez-Llorca以及瑞典的Magnusson 。评审团由 Barclays、Canon Europe、Intel Capital、Kellogg Europe 以及 Vodafone 等集团法律部的18名资深顾问组成。英国法律大奖将于2012年11月22日在伦敦揭晓。更多信息请见: www.britishlegalawards.com